julykid123

Lei丶:

风决定要走,云怎么挽留~~

歌词~没情绪~~

Surreal设计家:

简洁的线条暗色系时尚住宅设计(作者:佚名 来源:设计之家)

鲁迅的设计(二):书籍装帧

一纸油墨:

十九世纪中叶后,由于世界印刷技术和工艺革新的影响,国内书籍、报刊、杂志等各种出版物的形式越来越多,范围也越来越广,并大量翻译外国作品。但当时我国的书籍装帧设计主要还是采用古籍的形式,或者是包纸书面,排上铅字或用中国书法题字。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,中国的书籍装帧设计也开始有了新的变化,但大多都是简单地配一张封面画,没有更多的内涵,如何在书籍装帧设计上继承传统,融合外来文化,鲁迅的“拿来主义”思想为现代中国书籍装帧艺术的发展指明了方向。
正是在这种主张下,鲁迅开始了书籍装帧设计的尝试,作为一个作家,他在设计领域的探索不仅值得我们崇敬,更重要的是,他开辟了中国现代书籍装帧设计的新路。他是“五四”以后第一位在自己的作品中讲究装帧的实践者。他一生设计的书刊封面中,有自己亲自题写封面书名、有请别人题写或画封面画,自己再安排大小、位置和颜色设计,也有些翻译书籍采用已有插图来设计封面。他的装帧设计兼具朴素的装饰美和形式美感,体现了他所主张的时代感和民族性的融合。
早在1909年,他就为《域外小说集》设计了封面,其后有1923年的《桃色的云》,1925年的《热风》、《中国小说史略》,1926年的《心的探险》《呐喊》。而定居上海后,他的封面设计更达到了高潮,从1928年的《而已集》,1929年的《壁下译丛》、《小约翰》、《艺术论》、《接吻》、《小彼得》,一直到1937年的《且介亭杂文》、《且介亭杂文二集》等,共计有30多种。鲁迅先生设计的封面大气朴茂,讲究格调。如封面设计代表作《心的探险》,就采用了汉魏六朝的画像,高古浑穆,意象奇逸,独具匠心。《呐喊》则以十分简约明了的红与黑对比色,端庄严峻中寓有深意。而《毁灭》与《铁流》二书则采用了俄罗斯版画表现的内涵,特别是图式的大小位置与文字粗细的对比,产生了极好的视觉形象冲击力,堪称鲁迅先生封面设计中的得意之作,在封面设计艺术史上具有经典的意义。





鲁迅设计封面常用毛笔字题字,他的字有很深的功力,笔划匀称,清秀有力,作为封面,朴素而不单调。而且,他打破了当时封面字体平平版版的格式,不对称地位于封面一边、一角,使封面更富灵活和生气。《三闲集》、《二心集》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作。






鲁迅为自己与周作人合译的《域外小说集》设计的封面。鲁迅在翻译书的封面上一般采用外国插图来暗示翻译书的内容,1909年3月出版的《域外小说集》就是这样设计的,灰绿的底色衬托下,深蓝色书名上是一幅外国插图,增加了书本的异域色彩。






鲁迅在1926年6月出版的《心的探险》中采用六朝人墓门画像图做书面,图案从上到下铺满封面,在图的空白出写书名和作者字样,这是一种大胆的构图尝试,寓意丰富。图案和中文字体变化结合的设计,为当时中国书刊设计探索了一种新的形式和方法。






鲁迅编辑设计、1934年以“铁木艺术社”名义自费出版的中国新兴版画运动第一本版画集——《木刻纪程(一)》的封面及扉页。《木刻纪程》封面整体用赭石底色,横长方浅赭色块内黑色活泼、有力的行书书名“木刻纪程”四字在书的中间偏上位置,一条手绘横线把四字上下隔开,非常具有现代意识,整体版面既有传统的古雅,又避免了呆板,是鲁迅借鉴传统书装的成功作品。






鲁迅先生请陶元庆为他的杂文集《坟》设计封面,提的要求很有意思:“只要和‘坟’的意义绝无关系的装饰就好”。这是鲁迅自己设计的扉页:方框里写“鲁迅:坟”,框内组入雨、天、树、云、月等图形。






鲁迅设计的《小约翰》书封。《小约翰》,荷兰 F·望·蔼覃著,鲁迅译,1928年1月未名社出版,上传书影系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,根据1935年上海生活书店印行的再版本重新排印。






鲁迅自己设计的北新版《华盖集》、《华盖集续编》书封,书名、出版年均左向排列,但书名上方拉丁化拼音“LUSIN”,却是右向;朝花社版《在沙漠上》书封、未名社版《朝花夕拾》书名页,阿拉伯数字的出版年右向列,而其他文字均左向列。






1936年1月20日,《海燕》第一期面世,封面上红色的鲁迅手迹“海燕”特别显眼。《海燕》第一期初版两千册,当日即告售罄。其受读者青睐程度可见一斑。鲁迅在日记中专门记载此事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




鲁迅的封面设计中,经常会亲自题字,1928年在上海创刊的《奔流》月刊,封面刊名就是他亲自题写,“奔流”二字笔画相连,左右贯穿,通过字体变形设计,装饰效果非常突出。






《热风》,鲁迅的杂文集,收录1918年至1922年所作杂文41篇。1925年11月北新书局初版,32开毛边本。该书的封面,由鲁迅自己设计,书名和作者署名亦均为鲁迅手迹。